某玄,灣家人。特長是降低自己的SAN值,心情一向有如7月4號的Arthur。
文スト/ヘタリア/アイナナ。
KinKi Kids/そらる/米津玄師/RADWIMPS。

【昊翔】夜有所夢

×我已經夢見翔翔第一人稱視角好幾次了......

×因為是夢,沒有背景。

×因為是夢,所以OOC。

×這真的是lo主的夢

1.


「喂。」

回眸正好瞧見來者不善,孫翔頭ㄧ歪,閃掉了對方伸過來的手,「我去你幹啥呢!」

「沒有。」唐昊不死心,兩人的手瞬間在空中開始攻防起來,手速讓劉小別也望塵莫及,「哎哎別躲,羊习习你的頭髮好像很欠弄亂啊。」

「我翔哥的頭是你能碰的嗎唐日天!」

「哼。」唐昊嗤笑。

 「你哼什麼意思的啊!」孫翔青筋一跳,也伸長了手以攻代守,試圖扯掉對方的髮帶,「那你這個也給哥戴戴!」 

「臥槽來這招,好哇要玩是吧孫翔來戰!」


「吃我ㄧ板磚!」

 「落花掌!!!」 
 
看著對方散落的瀏海與亂糟糟的金髮,兩個少年坐在地上相視著大笑起來。 
說什麼呢,其實就只是單純地想摸摸你的頭而已。 


2.


「喂,你要帶我跟哪啊!」


孫翔一回神,發現剛才跟他展開一場搓毛混戰的青年頭也不回地扯著他的手在擁擠的人群中大步向前。


他莫名有些心慌。


手腕被用力扣住,他試圖掙了幾下也不見一絲鬆開的趨勢。桎梏太緊使他生疼,跌跌撞撞跟隨唐昊的腳步也幾次踉蹌,肩膀不停與路人擦撞,碦得他不滿地皺起眉頭。

「喂!唐日天!」孫翔不敢引起周遭的注意,只能小聲低吼著,「唐昊!」

那人連頭都沒有回,也不知究竟有沒有聽見。兩人的手臂已經逐漸平行地面,他和他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唐昊像是不想和他牽扯上關係似的逕自向前。


但手上的力道和溫度還在。


孫翔深吸口氣,勉強壓下滿腹的疑惑和不爽,故作高傲地哼一聲繼續被拉著走。

突然他的手被不輕不重地甩開,害他一個重心向前差點摔倒;抬起眼來正想開罵,卻發現附近已經沒有什麼人潮,稀稀落落的路人經過巷子口,而眼前的紅燈籠亮晃晃的,照亮了整家小吃店面。


木質的房子看著就覺得溫暖,孫翔抽抽鼻子,突然覺得外面有點冷。


「到了。」唐昊望著店招牌研究,看也沒看他一眼。

「啊?」孫翔目瞪口呆地看著第一流氓。

「啊屁啊。」唐昊走近店門口,發現沒人跟上來。他不耐煩地停下腳步。


「不是想吃?」唐昊不耐煩地說。

「進去啊,還愣著幹嘛?」唐昊不耐煩地繼續說。

「我請你。」唐昊不耐煩地看著他繼續說。

 

3.

 

孫翔有些恍惚地走進店裡,然後——


沒有然後。


「江副隊......」孫翔心不在焉地撐著臉頰,嘴巴咬著吸管一頓一頓,把牛奶噴得到處都是,「如果夢到一個人要請你吃飯,還沒吃到你就醒了,是不是那個人真的會請你吃飯?」

「命......」經過的周澤楷罕見地插話,他揉了揉孫翔的頭髮,笑了一下便在江波濤的身邊坐下。

「小周的意思是說,」江波濤優雅地拿紙巾擦擦嘴巴才繼續翻譯,「如果在夢裡都吃不到的話,這應該就是命了......」

「隊長!」哀愁地把剩下的牛奶一口全喝光,孫翔正想抗議些什麼,手機就震動了起來。


From唐日天:

夢到你請我吃飯沒請成,那今天晚餐你請啊。我放假。


「我靠都還沒請我呢你個不要臉的。」孫翔邊咒罵邊撥號,「來PK啊怕你!」


「孫翔......怎麼了?」周澤楷不解地看著孫翔電話打去就是一聲吼『我翔哥的飯呢』,接著就和另一頭的呼嘯主將對罵了起來。

江波濤朝他笑笑,「沒事,他睡迷糊了吧。」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