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全職/BSD/松沼一去不復返的灣家(偽)文手,是個廢物(各種意義)

雖然因為要考試了沒時間寫賀文,但還是得說一句。
感謝世界讓我遇見這麼了不起的你。

【百日作文】知己

*指考已經沒有百日了,想說逼迫自己每天寫一篇國文作文,所以這是作文。這是作文。這是假裝要給老師看的作文練習。
*每天寫的CP/組合/作品等可能都會不同,依題目給我的感覺而定,見tag為主。
*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系列。

我和他不是朋友,卻是知己。

怎麼樣深惡痛絕的人在經過長時間相處後,也會被迫對彼此知根知底。不幸屬於此類情形的我,朝他揮去的拳頭也理所當然被輕易閃開。畢竟我們連彼此的呼吸節奏都瞭若指掌啊,他語帶嘲弄,笑容又極為諷刺。

像我們這樣相看兩生厭的知己並不常見,試想你最瞭解的人是他,最討厭的人也是他,多令人不快。我們擁有能將對方惹惱的一切條件,卻不得不在人生旅途中攜手共行,還得想盡辦法將身邊之...

【王肖王】落星如雨(上)

末日前夕パロ
BGM:世界寿命と最後の一日【まふまふ】

大家聖誕快樂!求POPO誇獎(你滾

王杰希開著一臺不太適合遠行的越野吉普車,在筆直而荒蕪的道路上疾駛著。現在才離晚霞散去沒多久,夜空就已降下濃墨般的黑幕。他抽抽鼻子,覺得今晚水氣太重不太適合觀星。

收音機裡傳來不甚清晰的播報聲:「今天張以川教授帶著他的得意門生,年僅十八歲的羅輯同學參加了最新的末日小行星研討會。他在會議中指出,與太空總署合作的扭轉軌道計畫目前成功機率還小於百分之一,太空總署將再度邀請雷霆獨立機械所的——」

他空出手握住旋鈕將音量轉小了點,再次集中注意力在空無一人的道路上。後座上整整齊齊堆著他大部分的家當——一些為數不少的現金,零散的...

【雙花】照樣造句

×作者還是不曉得自己在寫什麼
× @双花深夜60分 
×CP雙花/平樂,Tag[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不——」張佳樂悲痛欲絕,「燒餅——」

「你又在看什麼亂七八糟的電影了?」蒸騰的熱氣從被推開的門縫中爭先恐後地竄出,只露出一隻眼睛窺視客廳狀況的孫哲平很是無奈,「還是你的燒餅掉地上了?」
「《芝麻掉一地你卻不懂我的心:黑暗燒餅4》*。」全心全意投入劇情的人隨口拋來電影名稱,眼睛仍死盯著螢幕連餘光也不肯留給對方,「哎你快洗完!我要劇透你!」

腹誹著劇透就劇透反正我死也不會看,孫哲平乖乖地縮回浴室將身上殘餘的泡沫沖洗乾淨。他想了想,最後還是只圍了條毛巾在...

【雙花】日出

×這是好久以前的60分題目,但我腦中不知為何出現精神獵奇般的畫面實在太清晰......
×因為實在過太久就不參加活動了......
×作者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鬼,請注意
×文筆毀滅級別,請注意
×CP雙花/平樂,Tag[陪你看日出]

張佳樂踏碎了腳下的小冰塊,發出清脆的啪嚓聲。

這個世界像是把暖色系的所有油漆不用錢地全潑灑在天空裡,抽象的令人有些不忍直視。出現最多的是騷粉和大紅,百花繚亂的頭髮和落花狼藉的披風顏色。

地上結了厚厚一層冰霜,讓他想起和孫哲平攜手走在北京嚴冬的湖上那次冬休。除去裸露的雙足感受不到寒冷,也不覺得濕滑難行這些超現實的基礎,四周...

【汇总】同人本制作私人小教室教程&科普&流程&经验谈

覺得這個超重要,先Mark起來以後才能幫脊椎們......排版(。

五元一只阿尽哒uu:






  

同人本制作私人小教室:





零、关于本站...






佔TAG抱歉......其實這個不算repo吧XD
灣家人終於收到了朝思暮想的喂隔壁的!而且也買了二手TIME,坐等到貨。


看到單據上的簽名的同時才想起第一次用淘寶太緊張,忘了問Dasiv太太能不能簽名!(不要徒增別人困擾
下次能夠買到上鋪的和TIME番外的時候,再問問看吧XD
真的很喜歡這種暖暖的雙花,會揍樂樂的大孫我真是特別特別喜歡!(張佳樂淚流滿面

灣家這裡代購足足貴了6、70塊RMB啊......

總之能夠拿到實體書很開心!

【昊翔】夜有所夢

×我已經夢見翔翔第一人稱視角好幾次了......

×因為是夢,沒有背景。

×因為是夢,所以OOC。

×這真的是lo主的夢

1.


「喂。」

回眸正好瞧見來者不善,孫翔頭ㄧ歪,閃掉了對方伸過來的手,「我去你幹啥呢!」

「沒有。」唐昊不死心,兩人的手瞬間在空中開始攻防起來,手速讓劉小別也望塵莫及,「哎哎別躲,羊习习你的頭髮好像很欠弄亂啊。」

「我翔哥的頭是你能碰的嗎唐日天!」

「哼。」唐昊嗤笑。

 「你哼什麼意思的啊!」孫翔青筋一跳,也伸長了手以攻代守,試圖扯掉對方的髮帶,「那你這個也給哥戴戴!」 

「臥槽來這招,好哇...

【雙花】只是個腦洞

×如果有OOC請放過臉打其他地方吧。


×前提是穿越到了有著自己帳號卡能力的世界......反正這種梗多著呢,你們懂。


×沒有前情,沒有後續。應該沒有。




孫哲平眉頭不皺一下地舉起劍,確切感受到這個世界的他沒有手傷以及體力過人的事實——他冷冷地望著面前對他呲牙咧嘴的小怪群,心想這些不重要的問題可以留到之後再說。

遠處傳來了其他怪物的騷動與哀嚎,混雜著一點不易察覺到但他再熟悉不過的槍鳴。

他一聲輕哼,語氣中帶著愉悅,「正想去找就這樣遇上了啊。」

槍響與各式手雷的轟炸聲逐漸逼近,百花式的眩亂光影也一同跟隨著狂轟濫炸掩護住彈藥專家的身影。在半空移動的輕巧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