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玄,灣家人。特長是降低自己的SAN值,心情一向有如7月4號的Arthur。
文スト/ヘタリア/アイナナ。
KinKi Kids/そらる/米津玄師/RADWIMPS。

【王肖王】落星如雨(上)

末日前夕パロ
BGM:世界寿命と最後の一日【まふまふ】

大家聖誕快樂!求POPO誇獎(你滾


王杰希開著一臺不太適合遠行的越野吉普車,在筆直而荒蕪的道路上疾駛著。現在才離晚霞散去沒多久,夜空就已降下濃墨般的黑幕。他抽抽鼻子,覺得今晚水氣太重不太適合觀星。

收音機裡傳來不甚清晰的播報聲:「今天張以川教授帶著他的得意門生,年僅十八歲的羅輯同學參加了最新的末日小行星研討會。他在會議中指出,與太空總署合作的扭轉軌道計畫目前成功機率還小於百分之一,太空總署將再度邀請雷霆獨立機械所的——」

他空出手握住旋鈕將音量轉小了點,再次集中注意力在空無一人的道路上。後座上整整齊齊堆著他大部分的家當——一些為數不少的現金,零散的紙盒,幾個神秘光潔的大皮箱和一把一塵不染不知道拿來做什麼用的漂亮掃帚。
砰咚一聲,輪胎不甚平穩地滑過一個泥坑時,堆在最上面的幾個盒子滾落下來。裡面傳出怒吼和翅膀撲騰的聲音,又很快歸於平靜。

許多人都和他一樣,收拾行囊就出發準備見親人最後一面。自從小行星即將撞擊地球的消息發布並被證實後,已經過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從當初的全世界驚慌失措生活機能完全停擺,到如今處於許多人意料之外的和平——就算只是表面上的,也不影響眾人享受自己最後的人生。

「這裡是王不留行占卜。」和行李一起坐在車後座的一個巫師布偶開口,是王杰希自己的聲音,「今日點播:你第一次來的時候。」
王杰希向後瞥了眼,心下了然。他將車子慢慢停下,像是在等待什麼般重新搖下車窗。
「還有幾分鐘?」他隨口朝除了自己空無一人的車內問道。
「再五分鐘,今晚在H市舉辦的末日狂歡活動就要開始了。」收音機的聲音又逕行大了起來,「說到這個,藝博,你還有什麼願望沒有完成的嗎?」
「現在能在這裡播音我就很開心了,哈哈。」電台來賓玩笑般地笑道,「真要說的話我還沒有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呢。不過我想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把握和家人朋友相聚的時光。等等一起去吃個夜宵吧。」
「你請客我當然好啊。」主持人也跟著笑了,「讓我們帶來這首葉秋的『你第一次來的時候』,我是潘林,我們待會見。」

友人的歌聲在下一刻盈滿了車內的空間,王杰希的手頓了頓,最後還是沒把音量重新轉小。五分鐘,他想,現在也差不多了。

魔術師對時間的流逝向來是很敏感的。把握時機隱藏機關,計算化學反應的速度等等,都是一個合格的魔術師所必備的條件。王杰希毫無疑問是裡面的佼佼者。他同時擁有「魔術師裡的科學家」和「魔道學者」兩種截然不同的稱號,可見他的魔術風格詭譎而多變。懷疑他在霍格華茲留學過的人也不在少數——畢竟誰會隨身帶著一柄看起來像光輪2000的掃帚呢。

收音機裡的歌放完了又接著下一首,看來主持人們動身去吃夜宵了還沒回來。從那之後許多規則都被改變了,約束人們的除了法律和基本的道德感,就剩下自身的操守和開不開心而已。像這樣工作到一半突然搞失蹤是被默許的,畢竟還願意來上班就已經要謝天謝地,社會才得以如此不穩定的運轉下去。

「警報:不明飛行物!」王不留行尖叫起來,「不明飛行物正在靠近!前方高能!非戰鬥人員請迅速撤離!」
「不要用我的聲音尖叫,OOC了。」王杰希將頭探出車窗,視線掃了一圈沒發現異常。他偏著頭還沒想出個所以然,魔術師的直覺便使他縮回車內立刻啟動引擎,在極短時間內將吉普車開出幾公尺的距離。

王杰希跳下車,回頭往方才車子停靠的地方看。正上空有個噗噗噗冒著黑煙的不明物體直往下墜,卻違反加速度的越掉越慢。王杰希仔細盯著黑煙裡頭觀察,勉強辨認出了裡面是個人——或者一個裝著人的詭異飛行器。那有點像縮小版攜帶式最終加強ver3.0直升機,不過外觀被簡化到令人不可思議,巨大的螺旋槳支撐著大小只能夠承載一個人的流線型銀白色機體,隱約能見裡頭的模糊人影。如果不是機艙完全包覆著駕駛人,王杰希覺得還挺像放大版竹蜻蜓的。

似乎開啟了緊急緩衝模式的飛行物在觸地的前幾秒迅速變形,一大坨柔軟的化學物質噴瀉而出成功令上面的人安全著陸。被扔在一旁明顯毀壞的機體以一種變形金剛重新組合的方式,發出金屬碰撞聲自行折疊,不可思議地變成了一個大型金屬登機箱。

王杰希看得目瞪口呆,而大多數時間他才是讓人目瞪口呆的那個。很少有人知道他除了神奇的魔術手段外也對機械齒輪獨樹一幟的美感情有獨鍾。科學與魔法,現實與虛幻,本來就是魔術般的相輔相成。一個好的魔術師應該在做得到的原則上使用最大限度的、所謂能被科學解釋的手法,而不是一味追求神奇卻暫時扭曲平衡的魔法。

似乎是累癱了,駕駛在蓬鬆的軟墊上滾了幾圈就是不肯下來。王杰希原先很有耐心地在一旁等著,但他還是開口了,「我覺得在戶外睡覺有點不太好。」

那個人有些狼狽地抬起了頭。
「呃......不好意思,請問你介意讓我搭個便車嗎?」

王杰希沉默了一會兒。
「那玩意兒可以變成大黃蜂嗎?」他誠懇地問。
那個男人將碰髒的眼鏡拿下來擦了擦,嚴肅地回答,「不,它只能變成滑板鞋。」

【TBC】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