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玄,灣家人。特長是降低自己的SAN值,心情一向有如7月4號的Arthur。
文スト/ヘタリア/アイナナ。
KinKi Kids/そらる/米津玄師。

【雙花】照樣造句

×作者還是不曉得自己在寫什麼
× @双花深夜60分 
×CP雙花/平樂,Tag[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不——」張佳樂悲痛欲絕,「燒餅——」

「你又在看什麼亂七八糟的電影了?」蒸騰的熱氣從被推開的門縫中爭先恐後地竄出,只露出一隻眼睛窺視客廳狀況的孫哲平很是無奈,「還是你的燒餅掉地上了?」
「《芝麻掉一地你卻不懂我的心:黑暗燒餅4》*。」全心全意投入劇情的人隨口拋來電影名稱,眼睛仍死盯著螢幕連餘光也不肯留給對方,「哎你快洗完!我要劇透你!」

腹誹著劇透就劇透反正我死也不會看,孫哲平乖乖地縮回浴室將身上殘餘的泡沫沖洗乾淨。他想了想,最後還是只圍了條毛巾在腰間就大大方方走了出去。

他俯身朝著專心致志的搭檔耳邊輕聲道:「劇透死全家。」
被溫熱纏捲的氣息嚇得不清,張佳樂反射性扭頭躲開卻恰好瞥見對方結實的胸膛上滴落尚未完全擦乾的水珠,滑過腹肌向下淌最後隱沒在毛巾底下,將脖子以下不可言說的那部分稍稍染上深色水痕。

「孫哲平你大爺的不要亂!」顧不得電影還在上映,張佳樂滿臉戒備地就往沙發另一頭彈,動作之難看恐怕張新杰會搖頭給零分,「能不能正常地看場電影了!」
望著出賣對方的緋紅耳根和炸起來的呆毛,孫哲平好笑地抓起遙控器按下暫停,「剛剛是誰叫我趕快洗完出來的?」
「那就好好的穿上衣服陪我看行不?正演到感人的部份——」掩住自己燒得燙紅的耳朵,張佳樂顯然非常有自知之明,「我不會這樣就屈服於你,直到你我的生命之火都已經燃燒殆盡......」
「我樂意。」孫哲平如他所說大爺般地在沙發上敞著長腿坐下,絲毫不在意曝光的危險,「還有剛剛那是電影的台詞?」
「十分鐘前的台詞。」確定了孫哲平不會突然餓虎撲羊,張佳樂從對方手中搶過遙控器繼續播放,順勢挨到幾乎渾身赤裸的人身旁,完全看不到剛才像要尖叫「你再過來我就要叫人了」的痕跡,「我告訴你呀這系列根本神作,連隊長都被葉不修成功安利了!」

男主角撕心裂肺的吶喊不斷從高音質喇叭灌入兩人的耳中,「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的那一刻,我也會追隨著你的腳步與你一同離去!」
「......」孫哲平感覺哪裡不對,「他十分鐘前不是還說不能屈服嗎怎麼現在就要殉情了?」
「十分鐘前是對女主角說的。」張佳樂精闢地解釋道,「現在是對基友說的。」
「......這劇情安排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韓文清竟然看得下去,真的太驚悚了。

兩人就在張佳樂嚼薯片的聲音以及孫哲平偶爾忍不住的吐槽中看完了結尾,播到氣勢磅礴的片尾曲與演員名單時,張佳樂滿足地伸了伸懶腰(以及將空薯片袋子扔到距離垃圾桶大約一公尺的地方),「大孫下次我們去電影院看第五集吧。而且最近《手傷總裁與花一般的小夥伴》劇場版好像要上映了。」
「你高興就好。」孫哲平心好累,無論是誰都救不了自家媳婦的品味了,「還有不要以為我沒看到,去把垃圾撿起來。」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張佳樂突然衝他(自認為)忒閃亮甜蜜地笑道,「大孫你在我眼中永遠都超帥的喔!」
敢情就只是懶得動,本男主早就看穿你了。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孫哲平高深莫測地揚起唇角,一把將察覺不對勁而想蠕動脫逃的人給按倒在特意買的寬闊沙發上,「我都會致力於弄斷你的腰。」

「等等孫哲平你果然早預謀的吧、我已經報警了、」
「不是覺得我超帥的嗎?」

FIN.

*向 @青山为雪 太太致敬,太太我愛你啊!(痛哭(你滾
×手機不能艾特,哭唧唧。以及我到底寫了什麼(沉思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