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玄,灣家人。特長是降低自己的SAN值,心情一向有如7月4號的Arthur。
文スト/ヘタリア/アイナナ。
KinKi Kids/そらる/米津玄師/RADWIMPS。

【雙花】只是個腦洞

×如果有OOC請放過臉打其他地方吧。


×前提是穿越到了有著自己帳號卡能力的世界......反正這種梗多著呢,你們懂。


×沒有前情,沒有後續。應該沒有。







孫哲平眉頭不皺一下地舉起劍,確切感受到這個世界的他沒有手傷以及體力過人的事實——他冷冷地望著面前對他呲牙咧嘴的小怪群,心想這些不重要的問題可以留到之後再說。

遠處傳來了其他怪物的騷動與哀嚎,混雜著一點不易察覺到但他再熟悉不過的槍鳴。



他一聲輕哼,語氣中帶著愉悅,「正想去找就這樣遇上了啊。」

槍響與各式手雷的轟炸聲逐漸逼近,百花式的眩亂光影也一同跟隨著狂轟濫炸掩護住彈藥專家的身影。在半空移動的輕巧身影漂亮的在煙霧後劃出一道桃紅色的弧線,槍口噴出的火舌推進的同時也吞噬所有生物的視野。



「大孫!」那人護目鏡後的雙瞳看見他後閃過一絲詫異,一手直接反手替換了彈匣,掃出一陣眩目刺眼的光屬性子彈;另一手拽著孫哲平的披風領子一提,直接把他拖離小怪的仇恨範圍,「我靠好重......孫哲平你是不是平常吃太好啊!」



飛行曲線在他說話的時候向下沉了點,像在證明他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



「張佳樂,不要逼我剛相遇就在空中揍你。」孫哲平咬牙切齒地說。披風勒得他生疼,他只得有些狼狽地轉身環住昔日搭檔的腰間。

「你揍我你也會掉下去啊。」確認對方抓緊後他鬆了手,立刻從大腿綁帶上撈了另一把手槍射擊以加強穩定度。張佳樂自己說著說著就樂了起來,「孫哲平你也有今天吶。哈哈哈哈哈,你的性命就掌握在我樂哥手裡了,還不快求饒?」

「要不我們試試?」狂劍士陰惻惻地稍微舉起手中的武器,「掉下去沒關係,狂劍血厚。」

「好嘛好嘛開個玩笑而已,小氣。」不自覺地瑟縮了下,張佳樂表情委屈,順勢ㄧ個抖槍改變了行徑路線,「對這裡有沒有什麼頭緒?」

其實也只是威嚇的孫哲平聳肩,「我沒手傷。你是穿著銀裝還會飛槍的張佳樂,但還是一副傻樣。」

「孫哲平你大爺!」聽到沒手傷三個字迅速揚起的唇角瞬間僵住,張佳樂賭氣地踢了抱住自己的人一腳,「你還不是跟平常一樣!」



「這不就好了嗎。」

張佳樂低頭,他看不見孫哲平的表情,但從身體傳來的輕微震幅能感受到對方濃濃的笑意。

他只聽見孫哲平對他說,我就喜歡平常的你。


 


 

评论(4)
热度(8)